被称为冬皇的坤生

生活指南 2020-09-16118网络整理

的孟姑娘,这姑娘的人生自绚烂而枯寂的传奇,时时令人心折哀叹。对于她,那真是可哀可感的人生。

近日,通过各种可能的渠道,细细追寻她的芳踪,那样的一种身世,让人唏嘘不能。——我全身心扑进去。那些零散的断断续续的文字,仿佛凌乱而寥落地撒些瘪谷于雪地,一只倒扣的蔑筐悬在半空,而愈冬的飞鸟始终不曾光临。它们或许偶尔低低盘旋,将要落脚时,仿佛醒悟过来,飞速地打个忽哨,一下消逝了踪影。这几日,我仿佛成了那只悬空的蔑筐,静等一只精灵的来临,以便近距离一探究竟。

而就是对这样的一种艺术,在童年、少年、青年时期,恰恰有着深厚的不耐,通过年轻的眼望去,一片伧俗、喧嚣。为何青春褪尽,审美趣味来了一次彻底的颠覆,反而看出了它的好?我一直纳闷于自己的这个转变。……也许,人生越到后来越荒寒,再也难逢热闹繁华,那么,可能是为了给心灵以一个虚无的补偿,也就捎带着喜欢了舞台上那飞金扬绿珠翠满头。那梨花白桃花红的脸庞若放在现实里该会有多么难堪,可是,在舞台上,便成就了难以高攀的华丽流金。说到底,这审美的转变,也是艺术对于人生的一种补偿,虚拟的,梦一样的东西——人生里最少不了的,就是这种梦一般的情绪。

我电脑收藏夹里还存有王佩瑜王老板的博客地址(不用过多介绍,喜爱京剧的一定知道她),每天浏览她的地盘,成了我在办公室或家里密不可宣的私人事件。我常拿她与王佩瑜暗自比较——都是唱老生的,可是,卸了妆的她们截然不同:她与戏里判若两人,现实里的她温润柔娴,别有一股静气,而王佩瑜戏里戏外并无二致。温润柔娴,仿佛是上世纪有身份的女子的代名词,那些有着传奇色彩的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成长起来的女子,在橙黄的相片里一直这么被定格,被传承。时髦的爱思头,合体的旗袍,华贵隆重的狐皮衣。我存有一张她着狐皮衣的相片,整个基调是浅灰色,冷寒的,不让人轻易接近的浅灰,惟有那身狐皮衣稍稍透出一丝热气。她戴着温暖的绒帽,一派贵气,那么沉静地望着正前方的镜头,这个正前方的镜头,在漫漫岁月的涤荡里,幻化成千万个你我。她是在望着后来的千万个我们的——那眼神,收敛着,把狐皮衣的富贵气压一压,便还原成当初最本质的温润柔娴,丝毫不见飞扬彪捍。很少有女子把狐皮衣穿得如此内敛合衬,更多的女人,一经这种人造皮毛上身,径直急急往彪捍无知的路上走去。但,恰恰,是她的眼神把她自那条危险的路上搭救下来,成全了温润的雍容。温润的雍容与富贵的雍容,是有着本质的不同的。

兜兜转转说了这么多,再拖延着不提她的芳名,未免造作矫情。对,她是孟小冬。上世纪人称“冬皇”的传奇女子。

往往,一个女子的枯寂,与她的感情生活有着必然的关联,说直白点,跟她选择的男人有关。套一句初中时代的作文语——若是生在新社会,她便不会是那样黯淡无明的结局。

学艺高师,金嗓初啼,折服京城华盖。一个女子,以美貌,以艺技,更折服了一个赫赫有名的梨园同行,于舞台同进同出间渐生情愫,甚至在众友好的刻意撮合下,另辟蹊径同居。同居,原本是个不雅不体面的词,显然,赫赫声名的梅兰芳已有两门妻室,一位偏居天津卫,另一位就在皇城根上。这样的生活,注定不能得以善终,便潦草地结束。据传,一是源于其第二房妻子的嘲讽辱骂,二是一次离奇的流血事件——富家子弟王惟琛单慕孟小冬,后由爱生恨,直至起了枪杀梅的欲念,以致错杀《大陆晚报》经理张汉举,梅躲过一劫,张做了替死鬼。就在流血事件后的一个雨夜,他在她门外站了一夜,她一直没给他开门。

再后来,她又遇着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,上海滩流氓大亨杜月笙。我看过几章《杜月笙传》,说他是真正懂得她的人,是她的知音。知音?算不算拔高了他的情感?用今天的话言,他也就是她的“粉丝”、“冬笋”罢了。在她之前,作为梨园发烧友的他,身边已有若干“女眷”,无一例外,皆是专于舞台上的角色。就这样,人们眼里光芒四射的“冬皇”,从此跟定了他,自上海辗转香港。那时,他已身患沉疴,昔日大势不再,她仍是心意如一。一直到临离香港远赴异国前,他才拖着垂垂六十多年的病体,伧促地与她行婚礼……所谓一个若有若无的名份,仿佛是她最看重的。据书上说,行婚礼之事,也是她委婉提出的。

自从入了他的门,她从此不再公开登台,梨园风光惟他一人独享——正所谓“纵是坤生第一,也只好光彩黯然收”。声名遐尔的一代“冬皇”甘心情愿服待一个垂死病人,仿佛肝胆侠义——是什么令一个女子如此决绝?自愿放弃艺术而自甘枯寂萎顿?安全感?归属感?在感情与事业之间,女人大多以前者为归属。即便我们置身的这个时代,亦不例外。在感情的选择上,女人的局限刹那间显山露水破绽百出。再聪明再凌厉的女子,也不过如此——大多不过是于感情归属的认同上栽跟头。

这个孟姓女人,如今让人低徊不已的,不是她的爱情传奇,而是传说中专属她一人的那些精湛的舞台艺术。她的声音没有被留存下来,这才是最大的遗憾。所谓绝响,就是孟小冬这样的,彻底绝掉,不留一星声响。

一个人的艺术追求,民族大义,政治立场,等等,等等,皆可以被后人所评判或垢病,惟有在感情的选择上,我们无以置喙。

杜月笙病陨后,孟小冬辗转异国,再至台湾,孤寒独自,把一生度完。感情所给予她的,是一个决绝的独自。而我们每一个女子,都是独自的。因为,感情的归属并非生命里的唯一。

被称为冬皇的坤生是图片

赠金笔

《跨界歌王第二季》真正是卧虎藏龙,不仅六位首发选手在台上展示了令人惊艳的唱歌才能,台下的三位评委也是深藏不漏。其中留着一头板寸,穿着灰布长衫,戴着一副眼镜,斯斯文文的女评委王佩瑜,吸引了观众的目光。

被称为冬皇的坤生是哪一位图片

这位评委的名字你可能没有听过,但是在京剧圈,她可是大名鼎鼎的瑜老板,被誉为梨园小冬皇和当今坤生第一人,这是什么意思呢?坤生顾名思义就是女老生,简而言之就是女生唱老生。

中国戏曲界素有乾旦坤生的说法,就是指戏台上男人扮演女性角色,而女人扮演男性角色。以梅兰芳为首的四大名旦全都是男子,就是乾旦,而相较而言坤生则比较罕见,女老生孟小冬就是最知名的冬皇。

当年乾旦梅兰芳和坤生孟小冬之间还有一段轰动梨园的恋情。但是最后因为种种经历,孟小冬嫁给了杜月笙,成了后者的第五位明媒正娶的太太。

被称为冬皇的坤生是谁图片

众所周知,一般男生的低沉、粗犷嗓音更适合唱老生,所以,京剧圈里哪些老生名角大多都是男生,但是孟小冬和王佩瑜是其中的另类,她们是京剧圈内为数不多的唱老生的女生。前者被誉为冬皇,后者被誉为小冬皇。

两人也是同门,虽然辈分相差了两辈。孟小冬出生于上个世纪初,是京剧着名老生余叔岩的关门弟子,也是唯一的女弟子,是最具传奇经历的坤生。而王佩瑜师从王思及,是余派第四代传人,被誉为当今坤生第一人。

被称为冬皇的坤生扮演者图片

她是传奇女子,她同时有着男子的霸气和决断、女子的妩媚和柔韧,她像谜一般的生活和爱情,至今令人神往。

被称为冬皇的坤生史图片

舞台上,她一生扮演谈笑间运筹帷幄、指挥千军万马的大丈夫;生活里,她经历了爱情的百转千回,浴火重生,成为余孟流派的一代宗师。

孟小冬女,北平宛平(今北京)人,梨园世家出身,是早年京剧优秀的女老生,人称“冬皇”。是京剧著名老生余叔岩的弟子,余派的优秀传人之一。她的扮相威武、神气,唱腔端严厚重,坤生略无雌声。孟小冬一生坎坷,1977年在台湾去世。

祖父孟七出身徽班,擅演文武老生兼武净,她的父亲、伯、叔都是京剧演员,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,孟小冬别无选择地走上了从艺的道路。她九岁开蒙,向姑父仇月祥学唱老生,十二岁在无锡首次登台,十四岁就在上海乾坤大剧场和共舞台先后与张少泉(电影明星李丽华之母)、粉菊花、露兰春、姚玉兰同台演出,居然大角风范,取得了不俗的成绩。

当时的评论界赞她“扮相俊秀,嗓音宽亮,不带雌音,在坤生中已有首屈一指之势”。这样冰雪聪明的小女孩儿,明日之星非她莫属。当时北京是京剧演员心目中憧憬的“圣地”,为了谋求开拓一片新天地,一九二五年,孟小冬离开上海,毅然北上深造。

出身梨园世家的孟小冬自小生得聪慧秀丽,1925年她离开上海初闯京城时,正值18岁青春妙龄。她举止优雅,气质高贵,楚楚动人,当时北平的许多人都以她为心目中的偶像,暗恋于她。其中就有京城达官之子王惟琛。

这段时间,也正是梅兰芳访日返京后的日子。一个是伶界大王,一个是坤伶须生泰斗,一个如日中天,一个光艳烁人,可谓旗鼓相当。一段时间,两人形成了打对台的局势,双方营业额不相上下。

在上个世纪20年代,四大名旦一直是中国戏曲雕塑一般的存在,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戏曲成为中华文化的焦点,同一时期出了很多有名的角儿,人们尊称他们为四大名旦、四大须生、四大后生。

孟小冬却是不一样的存在,作为余派的传人,孟小冬的老生继承余叔岩的唱腔又钻研出出自己的特色,使当时孟小冬的地位完全能够媲美四大花旦。

孟小冬(1907年-1977年),女,北平宛平(今北京)人,梨园世家出身,是早年京剧优秀的女老生,被《天津大风报》评为“京剧冬皇”,杜月笙的五太太。是京剧著名老生余叔岩的弟子,余派的优秀传人之一。她的扮相威武、神气,唱腔端严厚重,坤生略无雌声。

孟小冬的祖父孟七出身徽班,擅演文武老生兼武净,她的父亲、伯、叔都是京剧演员,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,孟小冬别无选择地走上了从艺的道路。她九岁开蒙,向姑父仇月祥学唱老生,十二岁在无锡首次登台,十四岁就在上海乾坤大剧场和共舞台先后与张少泉(电影明星李丽华之母)、粉菊花、露兰春、姚玉兰同台演出,居然大角风范,取得了不俗的成绩。当时的评论界赞她“扮相俊秀,嗓音宽亮,不带雌音,在坤生中已有首屈一指之势”。这样冰雪聪明的小女孩儿,明日之星非她莫属。当时北京是京剧演员心目中憧憬的“圣地”,为了谋求开拓一片新天地,一九二五年,孟小冬离开上海,毅然北上深造。

在一九三八年十月二十一日正式拜余叔岩为师,成为余叔岩的关门弟子,也是唯一的女弟子。这时的余叔岩体弱多病,早已息影舞台,孟小冬殷勤侍奉,照顾周到;请问艺事,敬业执著,余叔岩自然也倾囊相授,一招一式务求完美。孟小冬的艺术在拜余之后较之拜余之前有了质的飞跃,能与当时京剧老生翘楚马连良、谭富英、杨宝森相颉颃,誉满全国,被尊称为“冬皇”。


关键词:  被称为冬皇的坤生  被称为冬皇的坤生是哪一位  被称为冬皇的坤生是

Copyright @ Guide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

备案号:粤ICP备92153202-02

本站内容来自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邮箱:cy.forever#gmail.com(#换成@)